昨日,澳大利亚网球协会在上海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2019年赛事的相关信息,最引人关注的是总奖金由2018年的5500万澳元飙升至6050万澳元,同时,澳大利亚网协将推出新的球员扶持计划,打造包括音乐节、电影节、美食节和儿童娱乐区在内的网球娱乐综合体并制定了未来3年收视率再翻一番的目标。

图片 1

当晚,2届大满贯冠军、澳大利亚野兔休伊特,中国新星吴易昺和三届全运会男单冠军吴迪以及安德森、米尔曼5位球员出席发布会并分享了在澳网公开赛比赛的感受。休伊特透露,他9岁的儿子非常喜欢网球,这让他想起自己16岁已站在大满贯赛场上,如今后继有人,他也乐观其成。“澳网公开赛和其他三大满贯最大的不同是,墨尔本公园就在市中心,球迷有的吃有得玩,各种娱乐活动老少咸宜,亲子区提供了全新的体验。”而令他最难忘的是有一次比赛半夜才开始,凌晨4时30分结束,可谓旷日持久。

北青网讯 据路透社,周日,23岁的澳大利亚本土选手埃冯·古拉贡·考利(Evonne
Goolagong Cawley)带领澳大利亚队迎来了新的大满贯网球冠军阿什·巴蒂(Ash
Barty)。此前,这位自豪的23岁本土选手结束了该国对法网女单冠军长达46年的等待。

澳网公开赛开始后,玛格丽特·考特和古拉贡·考利在罗兰·加洛斯的比赛中赢得了前六次冠军中的四次,而此后澳网的失利反映了澳网女单比赛的普遍衰落。

自古拉贡·考利(Goolagong
Cawley)在温布尔登赢得她的第七个大满贯以来,澳大利亚人在大满贯女单决赛中的表现是39年来的第二次。

澳大利亚首位本土全球体育明星古拉贡·考利(Goolagong
Cawley)小时候是巴蒂的榜样。现年67岁的考利说,她不仅为这一突破感到高兴,也为昆士兰人在比赛中展现出的风格感到高兴。

“对澳大利亚来说,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结果,而另一名土著居民在法网比赛中获胜,又是多么令人兴奋,”她在周日表示。

“澳大利亚网球协会和世界各地所有的网球爱好者都将为阿什所拥有的自然技能和天赋感到高兴。

“现在他们已经发展成一个充满艺术性、动感和力量的美丽游戏。在巴黎,它是所有人都可以惊叹的地方。”

从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初的统治时期开始,澳大利亚男子网球的衰落速度慢于女子网球,但自2002年莱顿•休伊特(Lleyton
Hewitt)在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Wimbledon)夺冠以来,澳大利亚男子网球的衰落速度丝毫没有减弱。

对澳大利亚的一些人来说,最令人担忧的是伯纳德·托米奇(Bernard
Tomic)和尼克·基里吉奥斯(Nick
Kyrgios)在场上和场下的滑稽表演。这两人在不同时期似乎都最有可能打破干旱。

库尔特是一名基督教牧师,她的24个大满贯单打冠军纪录跨越了业余网球生涯的终点和职业网球生涯的开端。库尔特说,她对巴蒂的行为感到特别高兴。

“她是一个非常好的榜样,”76岁的老人告诉《西澳报》。

“她对我们的国家有好处。我认为她令人神清气爽。我从小就被教导,我是年轻人的榜样,是足球的榜样,是我们国家的榜样。这是别人教我的。

“我们的国家总是排在第一位,我认为看到一些有天赋的球员出现在男足是很悲哀的,他们认为自己比比赛更伟大。”这是悲哀的。”

然而,对于大多数澳大利亚人来说,周日是一个欢庆的日子,而不是相互指责的日子。11次大满贯得主罗德·拉沃尔、休伊特和基里吉奥斯等众多前澳大利亚排名第一的选手纷纷表达了他们的祝贺。

澳大利亚最近的大满贯冠军萨姆·斯托瑟(Sam
Stosur)也发来了一封衷心的祝贺信。

“我为你感到高兴和自豪,”世界排名第96位的选手在Instagram上发了一张照片,旁边是巴蒂抱着苏珊娜-伦伦杯的照片。

“我一直都知道你会取得巨大的成功!”你有这样的天赋和决心,现在又有奖杯可以展示……”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