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布宜诺斯艾利斯10月9日电“给年轻运动员一个平台,在年轻的时候就种下奥林匹克的种子。”这是奥运击剑冠军雷声对青奥会的理解。青春的光彩继续绽放在9日的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赛场上,女子100米自由泳摘银的杨浚瑄在开赛第三天就集齐了金银铜三色奖牌。

    新华社布宜诺斯艾利斯10月7日电(记者
高鹏
倪瑞捷)体育使人顽强,体育使人乐观,体育更使人团结。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开幕后第一天,人们在赛场内外都能感受到体育强大的力量。
     
7日,有近30位亲友赶来给阿根廷击剑选手里奥斯加油助威。16岁的里奥斯在男子个人佩剑赛中六次出场,二胜四负,最终止步16强。尽管夺得一枚奖牌的愿望落空,但小伙子并不沮丧。“我一点也不难过,因为我在比赛中拼尽全力了,所以我没有失败。”正如那句奥林匹克名言所说,“重要的是参与,而不是取胜”,里奥斯非常享受自己的青奥之旅,他说:“站在这里的感觉无可比拟。刺中对手一剑,然后听到观众为你欢呼,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同样享受青奥会之行的还有泰国“野猪”少年足球队。这支足球队因在今年夏天被困山洞长达10多天,而被世界广泛知晓。继昨天在现场观看了青奥会开幕式后,“野猪”队12名小队员今天拜访了阿根廷著名的河床足球俱乐部,随后还受到了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接见。巴赫说,这些孩子面临困境不放弃的精神令他感动,这也正是奥林匹克精神的体现。
     
由沈加豪、洪金权、林欣彤、杨浚瑄四人组成的中国队,在男女混合4×100米自由泳接力项目上获得铜牌。中国队是从第七位追至第三位的,铜牌可谓来之不易。这也是中国代表团在本届青奥会上收获的首枚奖牌。游最后一棒的杨浚瑄说,大家年龄相仿,平时就是靠互相帮助,相互促进。
     
在产生本届青奥会首金的男子10米气步枪项目上,中国选手张常鸿名列第四,与奖牌擦肩而过。赛后他表示,自己在比赛中“想得太多”,导致发挥不够稳定。
     
青奥村里,“运动员365”计划教育小屋成了热门场所。在这里,运动员可以了解如何避免在体育运动中被骚扰和虐待、如何抵制操纵比赛以及反兴奋剂教育。据小屋工作人员巴罗斯介绍,过去四天里,已有至少900名运动员来此“上课”并完成测试。哥伦比亚举重运动员洪达尔·阿塞罗说,有很多内容之前不了解,通过这次学习,她对操纵比赛的危害认识更深了。

逆境、挫折、奋起、收获7日晚的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男女混合4100米自由泳接力仿佛是一场关于青春与成长的微电影。在这场扣人心弦的决赛中,沈加豪、洪金权、林欣彤与杨浚瑄以第三名的成绩拿到中国代表团在本届青奥会上的首枚奖牌。
当日上午的预赛过后,四人顺利晋级当晚的决赛。决赛发令声响,第一棒沈加豪出发,在个泳道的竞争中暂时落后,排在第七。一个来回触壁之后,队友洪金权接力入水,这位孙杨的小师弟奋起直追,又100米过后,现场大屏幕上中国队的排名已然拔高了三位。
接力棒此时交到女生手上,林欣彤跃入水中,向前三的位置发起冲击。最后一棒,在雅加达亚运会上尝遍金银铜牌滋味的杨浚瑄劈波斩浪,第一个50米到边时已然反超波兰,回程更逐渐拉大差距,在这场惊心动魄的追逐战中将第三名的位置稳稳地保持到了最后!
最终的成绩榜上,俄罗斯队以3分28秒50居首,巴西队以3分30秒13列第二,中国队以3分30秒45摘铜。
本届青奥会并不设立官方奖牌榜,收获更多在于过程。杨浚瑄说:每个人都全力以赴了,能取得这个成绩就很开心!洪金权在旁边补充:我们合作非常好。
在雅加达,杨浚瑄曾在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中随队夺冠,不过在青奥会,她或许是队伍里最有大赛经验的人。我们几个年龄都差不多,还是要互相帮助,互相促进。杨浚瑄说,都是世界级别的比赛,感觉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够,需要进一步磨炼。
四人还没有来得及体验青奥会特有的文化教育活动。不过,此刻怀里抱着青奥会吉祥物、小美洲豹潘迪的他们在比赛间隙总会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小伙伴们聊聊天,在青奥村里各种纪念徽章的交换中据说也已经有了不错的收获。
青奥会有更多的文化交流,和其他队运动员有更多交流切磋的机会,这期间我们也会积极参加的。杨浚瑄说。

雷声在本届青奥会上是中国击剑队的领队。四年前,他还曾担任南京青奥会的模范运动员,与小选手们分享经验与体会。“享受比赛的过程,把自己做到最好就可以了。”他说。

击剑馆旁的游泳馆里,杨浚瑄是这几天最忙碌的人之一。青奥会首日的男女混合4×100米自由泳接力决赛,最后一棒的她帮助中国队从第四赶到第三,次日的女子4X100米混合泳接力决赛最后一棒,又是她从第二追到第一。她9日又参加了女子100米自由泳决赛,以0.24秒的劣势获得第二名。

“还没有达到自己最好成绩,可能还是体力、能力不够吧。”杨浚瑄说,“但是能站上领奖台还是很开心的!”雅加达亚运会之后,她又一次在单届赛事集齐金银铜牌。在未来,或许她还能在更大的舞台上实现这一成就。

成长总伴随着百感交集。在男子三人篮球赛上,尽管在加时赛连续得分绝杀土库曼斯坦,但褚添一依然对前一场输给斯洛文尼亚时自己的表现不太满意,低着头坐在路边流了眼泪。接下来的小组赛,这些眼泪将是球队再进一步的催化剂。

同样准备重新开始的,还有参加霹雳舞比拼的商小宇。尽管在男子赛事中止步八强,他仍然在为男女混合比赛积极准备。此次男女混合比赛采取跨国家组队的形式,他的搭档将是一名来自法国的街舞女选手。

青奥会比赛在继续,奥运会的各项事宜也在推进中。国际奥委会第133次全会正式批准将加拿大卡尔加里市、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意大利米兰/科尔蒂纳丹佩佐列为2026年冬奥会举办候选城市。此外,包括国际残奥委会主席帕森斯在内的9人新当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

与此同时,来自泰国的“野猪”少年足球队正收拾行囊准备告别。短短几天时间里,他们获邀前来参加开幕式,受到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接见,还同阿根廷最负盛名的河床俱乐部少年队踢了一场友谊赛。在泰国的洞穴中,“野猪”队队员们曾被困十余天,而今在奥林匹克大家庭经历了梦幻般的旅程后,他们在未来的人生或许会有着更明晰的方向。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