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的北京,寒风刺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举重馆里则是一片火热的训练气氛。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应对国际举联出台的一系列改革措施,中国举重队迎来全新挑战。目前全队都在努力适应级别的新变化,针对新的奥运积分制度调整训练节奏。经历了一次振奋士气的世锦赛之旅,中国举重队的教练员和运动员信心百倍,力争在冬训中实现实力的进一步增长。

核心阅读

20金、23银、10铜,奖牌榜首位这是不久前在土库曼斯坦阿什哈巴德举行的2018年举重世锦赛上,中国举重队交出的答卷。作为中国体坛的王牌之师、冠军之师,外界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群将千钧重量扛过头顶的大力士们为祖国争金夺银,但在举重若轻的背后,却凝聚着举重人的心血付出。
2018年举重世锦赛是中国举重队时隔一年之后重返国际赛场,作为东京奥运会的积分赛,国际举联再次调整项目级别后的首次大赛,其重要程度和难度可想而知。备战期间谈及本次世锦赛,中国举重队女队教练张国政说:比赛相当不好打,除了级别改动的影响因素外,还有一些其他因素影响。给每一个运动员和教练员都带来了不小压力。饶是如此,作为昔日的奥运冠军、如今的少壮教练,张国政还是强调中国举重队一直以来的传统、文化,问题已经出现了,我们就要从思想上积极面对,在实力上努力提升,无论外界环境如何,我们自己的目标和方向不会变,就是要有任它千变万化我自岿然不动的心态和境界。张国政说。
男队教练于杰也认为,尽管级别调整后,对于运动员、教练员的适应能力、调整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之前的国内冠军赛也确实暴露出了一些问题,但通过对种种情况深入挖掘、主动探因,尤其是结合队内思想文化建设强化队员树立敢于挑战自我、勇攀高峰的训练、比赛作风,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本届世锦赛,除了连破世界纪录的谌利军、石智勇、吕小军、邓薇的冠军选手外,田涛、张旺丽抢下的两枚银牌同样可贵。田涛原本是男子85公斤级选手,但在新的级别体系中,只能参加96公斤级比赛,从举重项目的规律看,在较短的时间里连跳两个级别想要取得好成绩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在近一段训练中,男队首先帮助他科学分析了自身的潜力,并通过种种手段树立了信心,然后又通过科学有效的训练手段提升了力量和专项能力。比赛中,以往成绩起伏不定的田涛反倒在与奥运冠军、伊朗选手莫拉蒂的巅峰对决中稳扎稳打,虽然最终惜败,但还是令世界举坛赞叹。和田涛情况类似的还有张旺丽,原本是女子69公斤级的她想要亮相奥运赛场,只能冲击76公斤级,最终张旺丽也举起267公斤的成绩,仅比冠军的270公斤低了3公斤。
思想教育、文化灌输和实力提升是相辅相成的,通过平时一点一滴的积累,队内所有运动员、教练员都会把举重事业当成是一种享受,尽管外人看来很苦,但我们却很快乐。尤其是突破自我,举起更重的重量、取得更好的成绩,有可能为国家赢得荣誉的时候,快乐就更多一些。于杰说。当然,针对队里的老队员、年轻队员,于杰、张国政也会采用不同的思想教育、文化熏陶手段,比如对老队员更多是通过训练的创新,帮助其树立更强的信心,年轻队员则是通过遇到困难和不顺时的开导,尤其还要了解年轻人喜欢、感兴趣的领域,加深对他们的理解。
中国举重协会主席周进强表示,在备战东京奥运会的过程中,中国举重队还应该在训练方式方法、理念模式的改变上下功夫,在体能训练、科技助力、文化建设、了解对手等方面有所作为、有所创新,力争在东京奥运会取得好成绩。(转自12月21日《中国体育报》01版)

备战奥运竞争激烈

面对国际举联在东京奥运周期推出的一系列改革措施,中国举重队通过严格的训练锤炼队伍,运用科技保障备战,帮助队员适应变化,提升竞技水平。如今队里的训练更加科学,既提升了队员力量的稳定性,也有效地预防了伤病。

东京奥运周期,举重选手想要站上奥运会舞台需要个人获取足够的奥运积分。世锦赛结束后,留给选手们争取资格的过程分为3个阶段,以半年为周期,每个阶段运动员都要至少参加两项赛事,且比赛级别都有严格要求,最终取每个阶段的最好成绩以及除上述3个成绩外的最好成绩来计算积分。

4月20日,举重亚锦赛将在浙江宁波开赛。作为奥运积分金牌赛事,亚锦赛对中国举重队而言,不仅是夺取积分的关键赛事,更是一次重要的检验。

“新的积分政策给运动员带来更大挑战。”中国男队总教练于杰表示,“以前是以大赛为一个大周期,运动员甚至可以用一年时间来调整状态。但是现在是小周期,半年就是一个节点,我们的训练模式和手段都要发生变化,要加快节奏、加大强度。这对运动员的心理和身体状态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尤其是要求他们一直保持高水平的竞技状态,而且不能受伤。”于杰认为,这样的改变会大幅度减少“黑马”的出现,也能时刻观察对手的情况。

国际举联在东京奥运周期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无论是级别的调整还是参赛名额的获取方法,都给中国举重队带来了新的挑战。经过接近一年的适应,中国举重队在世锦赛和世界杯均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面对亚锦赛的考验,队伍需要在备战中进一步提升实力。

另外,中国队最多只能在东京奥运会拥有男、女各4个参赛名额,比里约奥运会时减少2个。“名额的减少也让队内的竞争气氛更浓。”于杰说,“无论是各个级别之间,还是同级别之间竞争都更加激烈。”

稳定状态应对新课题

冬训开始后,国家队采取了男、女队集中训练的新尝试。以前男队和女队分别在训练馆的两侧,如今集中在一侧,训练氛围也有了提升。“大家互相加油、鼓劲,训练气氛特别好。”中国女队总教练张国政笑着说。

在2月底落幕的举重世界杯上,中国队获得了31金,并打破了9项世界纪录。但是教练员和运动员对此有清醒的认识。

级别调整适应良好

级别更改后,我们创造和刷新了不少世界纪录。但这些世界纪录是新设立的,并不是经过20多年沉淀的纪录,中国女子举重队总教练张国政表示,有的级别我们队员的实力还不强,有的级别队员是独苗,备战中需要尽快解决在比赛中暴露出的问题。

今年7月,国际举联公布了最新的级别设置。此前奥运会男子举重的级别为56公斤级、62公斤级、69公斤级、77公斤级、85公斤级、94公斤级、105公斤级和105公斤以上级,调整之后变为61公斤级、67公斤级、73公斤级、81公斤级、96公斤级、109公斤级和109公斤以上级。女子举重则从48公斤级、53公斤级、58公斤级、63公斤级、69公斤级、75公斤级和75公斤以上级调整为49公斤级、55公斤级、59公斤级、64公斤级、76公斤级、87公斤级和87公斤以上级。中国男、女队都有优势级别被取消,而更大的挑战则是大多数队员要及时选择新的级别进行训练。

以往奥运会参赛资格只需要参加世锦赛即可拿满,而运动员在东京奥运周期则需要在3个阶段至少参加6站积分赛,取4站最好成绩计算积分排名。密集的比赛给中国举重队带来了新挑战。在世锦赛和世界杯均打破女子64公斤级抓举、挺举和总成绩世界纪录的邓薇坦言,比赛间隔短让她的精神一直高度紧张。

中国举重队结合队员的自身情况和对手水平,为大家选择了新的级别。从世锦赛的成绩看,中国队大多数队员对新级别适应良好。

我们正在积极适应小周期、快节奏、大强度的训练方式,中国男子举重队总教练于杰表示,比赛多其实是好事,可以充分锻炼队员的比赛能力,在较短周期通过比赛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为了帮助队员科学合理地调整体重,中国举重队还聘请了北医三院和北京体育大学的3位专家组成体重管理团队。原85公斤级运动员田涛在这次级别调整中连升两个级别,挑战96公斤级,在体重管理团队的帮助下,4个月成功实现11公斤的跨越,而体脂率只增加了0.7%左右。

于杰说,冬训期间队伍的训练重点是试举的成功率和稳定性。在世界杯的比赛中,训练成果初现,队伍将利用亚锦赛进一步检验效果。

“田涛自身能力很强。以前他本身体重就有90公斤左右,参加85公斤级要降体重,反而让他的能力受到了制约。升级到96公斤,他的能力反而得到了更好的发挥。”于杰介绍,在世锦赛上,田涛的抓举比自己之前比赛的最好成绩提高了4公斤,挺举则提高了6公斤。

增加体重适应新级别

但是,大多数队员在增体重的过程中还是经历了困难。获得世锦赛女子71公斤级3枚金牌的张旺丽就在向76公斤级过渡,毕竟71公斤级不是奥运级别。张旺丽坦言:“增体重比降体重更难,但我会努力,一定把体重长上去!”

去年,国际举联公布了东京奥运会的新级别,中国举重队的很多队员都需要增加体重来适应新级别。

张国政也表示,队员们未来在增加体重的基础上,还是要把自身实力提上去,“体重不能靠吃上去,一定是靠练厚实增长上去的,我们会一步步走好过程。”

女子69公斤级选手张旺丽在级别更改后先升到了71公斤级,并在去年世锦赛的71公斤级别比赛中斩获3枚金牌。但由于71公斤级不是奥运会竞赛项目,世锦赛后张旺丽继续增重。在2月的世界杯比赛中,她站上了76公斤级的赛场,并创造了挺举和总成绩两项世界纪录,获得挺举、总成绩冠军和抓举亚军。

保障团队继续扩大

提升级别的过程是循序渐进的,按照营养师列的食谱和教练的计划增长体重和能力,张旺丽说,虽然没胃口时还要吃东西有点困难,但成绩稳步上升,辛苦也是值得的。张旺丽表示自己的体重还要再增长3至4公斤,希望成绩能再提高10公斤。

除了新加入的体重管理团队,中国举重队在东京奥运周期的保障团队还有所扩大。医疗团队达到了15人,科研团队中常驻队伍的就有4人。

张国政说:连升两个级别对运动员来说难度不小,张旺丽很要强,对自己也很有信心。他表示,科技力量的介入让增重的过程变得顺利,在体能康复团队的帮助下,队员在体重增长的同时能力也有所提高。

负责男队的科研人员李清正介绍,科研团队长期负责队员的生理生化监控、营养补充和心理调控。其中每周固定的抽血检测,可以及时监控队员的生理生化指标,掌握他们对训练量的适应情况。

科学训练催生新变化

世锦赛期间,老将吕小军的某一项指向疲劳指数的血液化验结果严重超标,科研人员马上提醒运动员和教练员减少训练量,让身体休息,避免因疲劳引发伤病。

同样需要连升两个级别的田涛遇到了更多困难,他需要从男子85公斤级升到96公斤级。体重上来之后动作会变形,技术会发生变化,恢复成绩的过程还是有些困难的。田涛说,他更担心强度提升之后可能会带来新伤病。

“通过观察化验结果,可以观测运动员的状态变化,为他们及时消除疲劳,并随时进行营养品的补充。”李清正表示,这些数据可以让教练员根据运动员当时的身体情况制定最合理的训练计划,从而最大程度保护运动员的身体。

在这个磨合的过程中,体能和康复团队的外教给予他很多帮助。一开始不太适应,他们教的动作很难很累,肌肉特别酸痛。不过,现在我已经慢慢感觉到这些动作对自己的帮助,比如很多小肌肉群明显加强。田涛介绍,体能师通过专门训练加强了自己的薄弱环节,还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伤病的出现。

人员的增加也伴随着更多设备的到来。冬训开始后,中国举重队新增加了两个微压氧舱,运动员可以在训练后躺进微压氧舱,利用1.3倍的大气压力加快末梢循环和代谢废物的消除,从而减轻疲劳。

男子69公斤级奥运冠军石智勇已经适应了新的体能训练方式,外教的训练方式与举重的专项结合紧密,对小肌肉群和平衡能力的训练抠得很细,还有腹式呼吸法等新方法,都非常有效。

据李清正介绍,新增加的下肢脉冲加压空气泵和加压冷疗疲劳消除系统很快会到位,将用于运动员快速消除疲劳。同时,技战术分析和大数据分析系统也将进行安装。数个摄像头会捕捉运动员的动作细节,从而帮助他们更好地进行动作分析,从细节处进行提高。

石智勇从去年4月开始,一直是带着胯部的伤病参赛。半年来,通过国外体能师、康复师、物理治疗师以及队医的帮助,训练强度上来后,他的伤病也没有反复。现在是我身体机能最好的时候,各方面状态都不错。石智勇自信地说。

极限强度的训练伴随着伤病,但目前我们队员的伤病很少,张国政表示,体能和康复团队功不可没,如今队里的训练更加科学,既提升了队员力量的稳定性,也有效地预防了伤病,即使出现伤病也能缩短恢复期。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