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日是今年澳网公开赛的第一个比赛日。尽管卫冕冠军、瑞士天王费德勒就在罗德·拉沃尔球场比赛,但人气更高的却是邻近的墨尔本球场,因为这里有穆雷的比赛,他赛前表态将在今年温网公开赛后退役。穆雷的对手是22号种子、西班牙球员阿古特。尽管最终输掉了比赛,但穆雷拖着伤病之躯鏖战5盘,以顽强的表现赢得了对手和满场观众的尊重。

  作为前澳网亚军、温网冠军,名将穆雷的这场告别之战,没有被组委会安排在最尊贵的中央球场,而是在第3号球场墨尔本球场举行。这一安排的好处是,与另两片大球场不同,墨尔本球场凭外场票就可入场观赛。比赛因此吸引到更多穆雷球迷进场看球,气氛也更加热烈。
 
  整个职业生涯中,穆雷曾和阿古特对战三次,一盘不失,全部获胜。但如今的穆雷已不复当年之勇。在澳网前发布会上,穆雷曾经介绍,自己已经“忍受了大约20个月的疼痛”。受伤病影响,目前穆雷的排名仅为230位,而阿古特年初在多哈站连克瓦林卡、德约和伯蒂奇,最终夺冠。
 
  不过,穆雷并未放弃抵抗。在前2盘以2个4比6落后时,穆雷的斗志也被激发出来,他连续两盘在抢七击败对手,将比赛拖入决胜盘。最终,穆雷以2比6决胜盘落败,也就此结束了他的澳网告别战。但澳网还有惊喜给他。
 
  赛后的例行采访中,穆雷在现场上万球迷山呼海啸的“我们是冠军”的歌声中,摆着一副扑克脸。但当穆雷开始讲话,哽咽的语调暴露了他的内心。“我一直喜欢回到这里比赛,这里有非常棒的球场、比赛、球迷,还有对手。这次比赛也是很棒的比赛,恭喜我的对手获胜。如果这就是我的职业生涯最后一场,我也没有什么遗憾的,我已经非常满意了。”
    名将祝福  
  就在此时,主持人示意穆雷观看大屏幕。从纳达尔、费德勒、德约科维奇、兹维列夫,到科维托娃、斯蒂文斯,一众网坛名将通过视频向他表达祝福。
    纳达尔:有点遗憾你走到了目前这个阶段,你一直是最棒的对手。  
  科娃:对你一直以来支持女性运动的权利,我感觉非常棒。  
  费德勒:你不止是在网球上,在各方面都是这个运动的楷模。你是很多球员在休息室的好朋友,你的人缘非常棒。
 
  德约科维奇:我们可是青少年时期的对手,我们一起走到现在,我们有太多的回忆了。你给球员们做了非常好的榜样。
    兹维列夫:你为网球这项运动做了非常大的贡献。  
  伊斯内尔:没什么说的,享受你接下来的人生吧。     金花战报  
  1月14日开幕的2019年澳网正赛,见证中国小花王雅繁,拿下个人澳网正赛的首次胜利。
 
  作为中国6朵金花中率先出战的球员,王雅繁遭遇东道主外卡球员佩雷兹。王雅繁延续了深圳公开赛以来的火热手感,以6比4和6比0横扫对手晋级。
 
  赛后王雅繁谈到自己的首胜时表示,在澳网没有“一轮游”,她就很开心了。除了开心之外,王雅繁也表示“比赛还没有结束”。
    文/本报记者褚鹏

客户端北京1月15日
从0:2到2:2再到2:3,步履蹒跚的安迪-穆雷没能在14日晚间与阿古特的澳网首轮对决中创造奇迹,2019赛季个人首秀以失败告终。日前,他曾表示自己将在本赛季温网结束后退役,但受困髋关节伤势,墨尔本一别,不知穆雷还能否重新回归球场。澳网,会是他的生涯最终章吗?

上周五,穆雷表示自己尝试了各种方法,但在过去20个月里仍一直饱受髋关节伤痛的折磨,这位3座大满贯单打冠军奖杯拥有者不得不为自己设定了一个职业生涯的终点——今年温网,“但我也不确定能否做到这一点。”无论他能否坚持到温网,可以确定的是,这将是穆雷最后一次参赛澳网。所以14日的墨尔本球场爆满,穆雷的母亲和兄弟都在看台上为他加油。

图片 1资料图:本次澳网征程,或已成为穆雷职业生涯的最终谢幕。

阿古特目前世界排名第24位,此前3次与穆雷交锋全部落败,但如今两人的状态已不可同日而语。阿古特不久前刚刚在多哈站半决赛击败德约科维奇,并最终夺冠。

作为三届大满贯冠军得主,穆雷或许在网坛男单四巨头中并不起眼。相较费德勒、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他的光辉时刻明显逊色一筹。不过,成绩只是评判运动员诸多标准的其中一环,穆雷更像一个肉体凡胎,穷其一生也无法触及完美的边界。他有过成功,却也尝尽失败的苦涩,外界难以想象,在8次大满贯亚军的阴霾里,他如何才能重拾信心,继续追逐远方的光芒。

比赛开始后,阿古特很快进入状态,穆雷则显得步伐沉重,在以两个4比6输掉前两盘后,穆雷的状态有所回升,他在第三盘和第四盘展现出了自己的顽强和职业精神,两次在抢7局中获胜,将比赛拖入决胜盘。伤病困扰、体能透支,加上对手状态回暖,穆雷最终以2比6输掉决胜盘。

图片 2资料图:荣获2016年终世界第一之后,穆雷生涯急转直下,伤病缠身。

比赛过程中,穆雷得到了全场观众的支持,特别是在比赛的最后时刻,所有观众起立为他鼓掌。阿古特也对他表示了足够的尊重,赛后快步来到穆雷的半场与他握手、拥抱。澳网官方则安排曾执教过穆雷的马克·佩奇进行现场采访。这一切让穆雷感动,“这一刻的氛围太棒了。我爱这种感觉,感谢为我营造出这一切的人们。”

2016年末,穆雷职业生涯首次达成世界第一的成就。但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有些沉重,连续征战的他在2017赛季初便遭伤病侵袭,最终劳损过度的髋关节为他敲响警钟。

在穆雷接受采访后,现场播放了费德勒、德约科维奇和纳达尔等一众球员的祝福短片。“我们这些球员之间彼此尊重,”穆雷说,“我相信当我们退役后还可以是朋友。”

32岁,穆雷已经被岁月折磨的遍体鳞伤。在伤病影响下,他在2018赛季只出战了6站比赛,7胜5负战绩惨淡,与此同时,他的世界排名也早已跌至200名开外。而就在人们憧憬着穆雷能在新赛季上演王者归来的经典桥段时,他却在澳网赛前新闻发布会上面对长枪短炮落泪了。过去20个月,他无时无刻不被疼痛感裹挟,走路一瘸一拐,而这样的日子,对任何人都是一种煎熬。

面对外界关心的问题,穆雷回应称:“现在我面临着两个选项,要么休息4个半月后参加温网。但这次澳网的比赛令我的髋部非常不舒服,让我表现得十分挣扎。刚刚我甚至没办法好好走路。我也可以继续打比赛,但同时我也想提高我生活的质量。因为即使我休息4个月,也还是无法正常行走,我还是得每天忍受疼痛。”

“我已经挣扎很长时间了,为了髋关节的伤病,我已经尝试了一切方法,但帮助都不大。我觉得澳网也可能是我职业生涯最后一站。”穆雷泪洒发布会现场,如是说道。“该结束了,现在,我连穿袜子都觉得疼。如果伤病难愈,我将不得不离开赛场。我希望可以挺到温网,那是我结束职业生涯的理想之地,但我并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坚持到那个时刻。”

摆在穆雷面前的另一个选项就是手术。他说:“即使动手术也不能完全确保我还可以重新打球,我很清楚这一点。那将会是一场大手术,没人能保证你会完全康复。当然,也并非完全没有希望,毕竟有一些运动员曾这样做到过,比如以前美国双打名将之一的鲍勃·布莱恩。”

图片 3资料图:澳网开赛前,穆雷泪洒新闻发布会现场。

“第一次手术后,我尝试在球场上像往常一样打球,但有些动作我已经无法完成了。这样的伤痛,已经不允许我去享受比赛和训练,”穆雷语气低沉,低落情绪背后潜藏着内心深处的绝望。褪去苏格兰战士的盔甲,他看上去不再自信如初,不再斗志昂扬,不再对未来继续向往。

选择在澳网开赛前将心声公之于众,一定是穆雷深思熟虑的决定。此前,他先后五次在澳网决赛中折戟——如果说2010年败给状态正盛的费德勒是为成长“交学费”,那么2011年、2013年、2015年和2016年接连四次败在挚友德约科维奇手下,穆雷也就此化身罗德-拉沃尔球场的悲情英雄。换言之,他与澳网之间的羁绊,或许是四大满贯赛事中仅次于温网的。

图片 4资料图:澳网赛场是穆雷的伤心地,此前5次杀入决赛冲击冠军均已失败告终。

作为回报,热情的澳大利亚人自然不会“怠慢”远道而来的老朋友。穆雷新赛季首秀的入场环节,场地内回荡着经典曲目《We
are the
champions》,其中一句歌词仿佛是澳网献给穆雷的寄语,“我们会一直奋战到底。”而到场球迷俨然将现场营造成英国主场一般的氛围,“安迪!安迪!”的欢庆歌声在比赛中不时响起。

此役穆雷面对的对手,是赛会22号种子阿古特,后者近来气势正盛,月初的多哈赛刚刚击败小德。遭遇战的过程也足够跌宕起伏,在先失两盘的被动局面下,穆雷绝地反击,连续两盘在抢七局脱颖而出,顽强扳平比分。但最终,历时4个多小时,穆雷拼尽全力也没能将逆转进行到底,以大比分2:3(4:6/4:6/7:6/7:6/2:6)被对手淘汰出局。

图片 5资料图:重新回归赛场,穆雷已不复当年之勇。图为2013年穆雷本土作战问鼎温网冠军。

有时候,竞技体育的魅力并不完全源自胜利者一方,虽败犹荣,便是对穆雷2019年短暂澳网征程的最佳定义。至少,穆雷用这场比赛提醒了人们,是什么让他在寡头时代里跻身网坛最好的四位球员之一。

决胜盘,被对手两度破发,以1:5落后的穆雷眼看大势已去,他站在底线凝望着看台。欢呼声几乎将他淹没,他挥了挥球拍,仿佛在享受着最后的荣光一刻。大屏幕上,母亲朱迪目不转睛地看着场地里的孩子,眼神里既有感动,也有悲伤。穆雷明白,自己在球场上的时间正在飞逝,那一刻的母亲又何尝不是呢?

事实上,穆雷能和阿古特拖入决胜盘已经是奇迹了。谁都能看到他的步伐随着比赛进行渐渐蹒跚,比赛中,每次等待挑战判罚结果的时候,穆雷都会弯着腰,拄着球拍支撑身体。但就是拖着这样的身体,他从第三盘开始掀起反击高潮,将球迷们带入了一场梦境——穆雷又回到从前,像个20岁的小伙子一样竭力奔跑。

赢下第三盘,穆雷发出了一声嘶吼,那是他在赢得大满贯决赛时才会发出的声音。除了不堪重负的髋关节,他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球场,渴望带走一场久违的胜利。然而,并非所有故事都是皆大欢喜,阿古特赢了,穆雷的澳网之旅戛然而止,这便是这场故事的结局。

图片 6资料图:穆雷在澳网失利,正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赛后,他表示自己将在一周之内做出是否进行手术治疗的重要抉择。无论决定如何,穆雷的前路都充满未知数,他的愿望是在家门口的温布尔登退役,但在此之前,只能等待髋关节伤势给出怎样的“回应”。

穆雷说:“如果最终这是我的生涯最后一战,我想对大家说,我真的已经倾尽全力。”假设穆雷的网球生涯不幸被他言中,终止于澳网,或许正是最美好的告别。因为他留在球场的最后身影没有停止战斗,因为这场比赛除了结局之外,一切都很完美。这应该是球迷心中,最好的网球比赛,也是穆雷留给我们最“圆满”的动情故事。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