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武术培训在青少年体育培训市场中呈现越来越多的态势。这其中,以俱乐部形式出现的武术俱乐部得到越来越多家长的认可。
 
  4月中旬,由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中国武术协会主办的2018年全国青少年体育俱乐部武术教练员培训班在海南海口结业。
 
  参加本次培训的200多名学员基本都是各地武术俱乐部的一线武术教练员,培训为这些基层教练员提供了一个学习、交流平台,同时,对于管理部门来说,也对武术俱乐部的生存、发展现状有了更多了解,为今后制定相关政策、采取相应举措提供了参考和意见。
    武术培训热度不减  
  长期以来,与大中城市随处可见的文化、艺术、语言类培训辅导相比,体育培训市场相对要小一些,而体育培训诸多项目中,武术项目则更是不起眼甚至凤毛麟角。
 
  然而近年来,青少年体育培训市场中默默出现了武术的身影,并且呈现越来越多的态势。这其中,以俱乐部形式出现的武术俱乐部得到越来越多家长的认可,在各地的数量及规模均在迅速扩大,呈现出喜人的发展态势。本次培训,管理部门预计报名人数为在150左右,但实际报名人数超过了300人,大大出乎预料。
 
  来自新疆华武文化体育俱乐部的教练员魏胜利告诉记者,虽然家长们普遍对文化课学习更加重视,但因应社会大环境下,越来越多的人也愿意让孩子将武术作为一门技艺来学习,尽管大多还只是出于培养孩子兴趣、爱好而已。
 
  魏胜利说,华武俱乐部位于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主要以课外辅导为主,俱乐部有5名武术教练,学员有280多人,年龄从4岁到18岁都有。相对充足的人数也让俱乐部可以按年龄、水平建立起梯队,形成持续发展的态势。
    文武同修受欢迎  
  据魏胜利介绍,目前,华武俱乐部大多数学员按照课时收费,一节课50元,一周上2-3次课。而水平相对较高的竞技班的孩子则需要每年5000元的学费、不限课时。目前,学员的主要任务还是学校的文化课,因此来俱乐部上课训练的时间基本集中在周5、6、日三天。
 
  据介绍,目前在新疆各市州,青少年武术俱乐部已经从无到有、遍地开花,近乌鲁木齐就有20多家武术俱乐部,不过像华武这样成规模的只有6、7家。
 
  魏胜利说,我们教孩子武术,不仅仅只教他们武术技术,更教他们如何做人,教他们武德修养,家长们了解了这些后,对孩子习练武术就很放心,也愿意支持俱乐部的教学、培训、比赛,“在遇到有天分的好苗子时,我们会与家长主动沟通、协商,希望能让孩子进入竞技班,每周来练3次。每每遇到这种情况,家长们还是非常支持和配合的。目前,华武俱乐部的优秀学员还会不时代表新疆其他市州,参加一些重要的武术赛事。”
    青少年俱乐部面临转型  
  而在黑龙江省七台河市,青少年武术俱乐部主要还是依托当地武术协会开展活动。七台河市青少年体育武术俱乐部教练姜永平告诉记者,他们的俱乐部主要配合当地武协“六进”工作,面向在校学生。俱乐部可以在学校设立培训点,假期时一些学生过来学习。而为了便于教学,俱乐部也会利用武协的辅导站、晨练点,就近开展教学培训,当地的学校、教育管理部门也很支持这样的模式。
 
  姜永平介绍,前几年家长们对学习武术还是有些顾虑,但这几年这种情况有所扭转,这主要得益于社会整体武术氛围的改观,成年人习练武术的越来越多,也使更多人对武术的认识有所变化,尤其家长们也受此影响,开始愿意送孩子学习武术。目前,他们俱乐部基本都是小学4、5年级到初中年龄段的孩子,人数总规模在二、三百人。“很多家长愿意在假期送孩子来学一套拳法,也将其作为一种技能的培养。不过由于学校的课程、活动排得满,现在武术主要的活动、学习时间都只能在假期。”
 
  作为新生的武术力量,青少年俱乐部在发展中也面临转型需求。天津悍搏搏击俱乐部教练宋奇认为,武术俱乐部、武馆之类的培训机构市场容易饱和,在竞争中市场容易混乱,这就要求管理部门积极作为,维护市场健康。他建议,武协实施俱乐部星评制度,防止出现恶性竞争,同时,尽量多开展一些项目交流比赛活动,让行业竞争更加有序、和谐。(记者蒋亚明)

参加今年中华武术走进乡村学校少年宫四川省试点学校师资培训班的80多位学员均来自四川各地市州最基层的中小学,其中包括了羌族、藏族、彝族、土家族等少数民族基层教师,虽然他们很多人并没有武术基础,但体育教师的职业特性让他们在接受武术基础培训时并不费力。
在四川省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任刚眼里,中华武术走进乡村学校少年宫这样的工程是真正让武术深入到基层学校中、推广普及武术的有效途径。他说,这项工程从教师培训着手,让学校的体育教师真正动起来,让学校真正重视起来,也让武术在基层学校能够真正持续发展起来。
近几年,贯彻实施中国武协的段位制推广计划,四川省在武术进校园方面着力抓一些重点地区和学校,每年上万人的段位制习练人数增量很多也集中在校园。与抓重点相比,侧重于大面积推广普及的中华武术走进乡村学校少年宫虽然工程量更大,但收获和效果也更值得期待。任刚说,这次参加培训的80多位老师,如果今后能全身心地推广、传播武术,那么对武术的推广普及来说就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收获。要知道,一个基层学校的老师会带动几十、上百位孩子,进而带动更多人、影响更多人,他们的能量非常大。
任刚介绍,目前四川武管中心、四川省武协在武术推广方面,主要还是协会为主体在进行各个人群中的工作。四川武协下面有38个各拳种的研究会,目前省武协积极鼓励和要求他们大力发展青少年会员,主要采取文化传承、辅导点的形式在进行。任刚认为,与前者相比,辅导点的形式可以大量地进行武术拳种推广。而在与教育部门的合作中,四川的几个武术之乡以及一些对武术比较重视的地区武术进校园工作开展得比较好一些,其他地区则希望借助于省里的相关配套工程来做。
对于此次四川的师资培训班,任刚有很高的期待,他也对教练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除了要把技术教好,还要把学员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让他们喜欢上武术,愿意努力去推广武术。他说,我们要将武术对孩子们尚武精神、个人精气神的提升、文化传承等多方面的教育意义讲清楚,让学员们明白这项工程、这次培训的意义所在,让他们能真心去从事今后的推广教学。只要老师们有了这种动力、这种认识,哪怕动作差点都没关系。何况,即使从功利的角度讲,武术教育对一所学校在当地的声誉、对一位体育教师的声誉提升都有很大帮助。
他认为,对于四川武术进校园工作来说,这次培训班是一个非常好的起点,当然,真正的效果还是要看这些学员们回去之后如何贯彻落实。

新萄京娱乐app 1

全民健身成为国家战略,校园体育受到广泛重视,带热了运动健身和青少年体育。而中小学教改、新高考也让素质教育迎来新契机。

教育+体育的联合,足以制造很大的想象空间。同教育培训类似,体育培训也有清晰的商业模式、优质的现金流、庞大的潜在消费人群和较低的从业门槛。那么,“体育新东方”,未来会有吗?

2016年1月17日,小朋友们在河北崇礼云顶滑雪场参加滑雪活动。 本文图片
新华社课外各种“班”体育成“标配”从双板到单板,在育才学校上六年级的小明跟着教练学滑雪已有些年头,在高级道上也能滑得很溜。妈妈吴霞陪着儿子滑遍国内各大雪场,甚至为陪练自己也学会了单板。离元旦假期还有一个多月时,她已预定了全家去崇礼太舞滑雪场的房间。

这并非特例,如今在国内许多滑雪场的初级道上,随处可见家长陪伴“小豆丁”们驰骋的身影。也并非只是滑雪,小明就先后报过游泳、乒乓球和网球的课外培训班,跆拳道拿到黑带。吴霞则说,“我们家报的还算少的”。

2016年1月17日,在北京渔阳国际滑雪场,小朋友们在教练带领下体验滑雪运动。在各种课外辅导班中,运动类课程几乎成为家长报班的“标配”,火爆程度不输名声在外的奥数。小明大部分同学都报过不止一个体育班。

而几个月前的暑假,爆表的高温也没能阻挡许多成都家长送孩子去体育夏令营和培训班的热情。在四川金强篮球俱乐部温江训练基地,每天至少有150名孩子接受培训,球场都得掐着表使用。上百个停车位被送孩子的私家车挤得满满当当。

2016年1月26日,前中国男篮主教练王非为篮球训练营的学员们做投篮示范。这绝非成都一地的“奇观”。在全国各地,在文化课和艺术培训之外,选择“体育课”的家长和孩子越来越多。隶属CBA总冠军、新疆广汇篮球俱乐部的广汇小飞虎训练营,在2009年最初创办时仅有30余名学员,而现在仅乌鲁木齐市训练营的人数就达1500余人。

广汇俱乐部副总经理郭舰介绍,目前面向青少年的篮球培训市场火爆,除职业俱乐部外,还有很多退役的教练员、运动员及体育专业的老师开办训练营,形式也灵活多样,有短期集中培训的,也有每周按课时进行的长期训练。成都的篮球培训班学员石浩林的妈妈林南表示,孩子喜欢篮球,独生子女参加些集体活动对性格培养有好处,学习成绩不再是唯一追求。她的观点在家长群体中颇具代表性。中国体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鲍明晓认为,体育培训业尤其是青少年体育培训近两年发展很快,从消费者也就是家长的角度来说,是出于对孩子教育的长远考虑。

“家长让孩子接受体育培训的需求,是既要长身体,又要学技能,还要通过体育实现早期社会化,包括人格的锤炼。体育是人格教育非常重要的手段。”这种现象,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中等收入家庭中尤为明显。

2017年2月1日,在华盛顿首都人队官方冬令营中国文化之夜活动中,来自北京中关村二小
、中关村三小的小球员们在与华盛顿当地青少年冰球小球员们的交流比赛中进球后与教练击掌庆祝。除了游泳、乒羽这样的“大众”项目,冰球、高尔夫、棒球甚至马术等“小众”项目也相当有市场。

这些在国内冷门但欧美流行的项目往往花费不菲,而选择这些项目的家长很多都有送孩子出国学习的打算。以欧美学校和社会对体育的重视程度,如能精通某一运动项目,既是申请学校的“敲门砖”,也是融入校园文化的利器,还有什么比一起在赛场上流汗更能迅速消除语言和文化的隔阂呢?

体育,光靠学校是不够的国家体育总局青少司司长刘扶民认为,家长对孩子的体质健康状况和全面发展越来越重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健身和教育理念发生着变化,个人消费观也改变了,体育培训的市场前景会越来越广阔”。在他看来,学校虽然越来越重视体育活动,但属于普及性质,对于孩子形成和提升运动技能的作用有限,而这恰恰是众多培训机构的发展空间。“体育技能在学校可以学,但光靠学校是远远不够的。”

2014年7月3日,恒大足球学校学员在训练中。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的数据,“体育培训与教育”2015年总产出为247.6亿元,增加值为191.8亿元,占当年体育产业增加值的3.5%。这一比重仅次于体育用品及相关产品制造等,排名第四,甚至高于体育竞赛表演、体育传媒与信息服务等热门领域。对体育培训热,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雪莉总结了三个原因。

从内因看,说明体育在人的成长、人格塑造、社会交往方面的功能日益受到重视,这也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观念升级带来的消费升级。从外因看,满足消费升级的方式随着提供者的增加而越来越多,以前想学但不知去哪儿学的项目,比如冰球、击剑、马术等,都有了服务的提供商,而且随着运动员创业和资本的投入越来越多。第三,体育是跨国界的语言,随着中国的发展开放和全球化的进程,中国人越来越认识到体育独特的魅力,无论是作为个人体验,还是进行自我规划或接轨国际,都是有意义的事情。

2016年2月2日,参加黑龙江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冰球兴趣班的小队员们在训练中。对于体育课外班已能“叫板”奥数,鲍明晓认为是一种进步。他觉得体育是基础性教育和养成教育,弥补了文化课教育缺失的另一半。“选择体育培训的家长在目的上功利性更少,看得更长远而不求短期的成绩。他们希望通过体育给孩子人生打下更好的基础,更着眼于人的全面发展。”

王雪莉同样将这看成一个好现象。她认为中国对体育的认识会有回归价值本原的纠偏过程,以往一说体育就是竞技体育,对于体育价值的认识是狭隘的。“从全民体育的角度,对体育培训热更多的应是鼓励。”这个现象,也与中国学生体质健康状况一度出现持续20多年的下滑形成对比。

在过去近十年中,触目惊心的数据以及“小胖墩”“近视眼”比例的大幅攀升日益引起社会、学校和家长的重视,随着体育成绩被纳入中考、各地三令五申保证体育课时等一系列措施的推行,至2014年,教育部发布的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监测数据出现积极变化,大部分指标止跌回升。

真金白银体育培训异军突起2016年成立的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确立了两个主要的研究领域,体育教育培训就是其中之一。王雪莉说:“近年来,青少年体育培训市场开始出现了一些很有趣的现象,比如网球、棒球、冰球,包括更高端的马术、高尔夫球,这些都不是传统上中国的优势项目,但都有不小的群体,其实这些消费人口就是体育产业非常重要的金字塔塔基。”

击剑在中国就并非热门项目,然而做击剑培训起家的万国体育去年却成功登陆新三板。万国目前拥有会员3万多人,占领了近一半的击剑市场,并扩展到游泳、自行车、篮球等项目。今年9月,动因体育获得创年度行业纪录的5亿元融资,由姚明作为发起人之一的曜为资本领投,引发广泛关注。成立7年的动因体育以篮球培训等为核心业务,运营覆盖北上广深等18个一、二线城市。

2017年7月23日,河北省衡水市的一些孩子们在暑假期间参加篮球训练营,在教练的指导下接受篮球基础技能培训。除了这两家大型连锁机构,其他大大小小的体育培训机构也不胜枚举。电视里能看到的所有体育项目,在市面上几乎都有提供培训的机构。在经历了一掷亿金、“壕”出手不断的疯狂阶段后,今年以来体育投资渐趋理性,为何青少年体育培训能异军突起?

鲍明晓认为,从投资回报角度来说,是因为变现的渠道简单直接,投资人比较好掌控。有人给孩子报班就有营收,报班的人多营收就多……相对于目前很多概念诱人但“变现”困难的创业,体育培训的核心商业模式“简单粗暴”但清晰。

2017年9月7日,武汉冰龙国际冰球俱乐部俄罗斯籍教练阿纳托利为小学员指导技术动作。有看得见摸得着的真金白银,加上青少年体育培训受益于素质教育红利,符合中等收入家庭未来教育投资的大方向,体育培训业目前被视为最具价值的体育投资领域之一。仅上市公司中,就有四川双马、苏宁控股、莱茵体育、国旅联合、奥瑞金等开始布局青少年体育培训。

“体育新东方”未来会有吗?全民健身成为国家战略,校园体育受到广泛重视,带热了运动健身和青少年体育。而中小学教改、新高考也让素质教育迎来新契机。由于叠加了运动健身热和素质教育热的双重利好,体育培训业的前景广受看好。

越来越多的教育机构已在试水体育行业。好未来集团今年5月宣布控股围棋在线教育品牌“爱棋道”,进一步拓展其素质教育领域。另一个教育培训巨头新东方更早一步,2015年参与体育培训机构优肯篮球的A轮投资。而优肯篮球本身在2013年已获得真格基金天使轮投资。

2015年8月5日,在长春市青少年夏令营体育公益培训活动中,一名学员在家长的参与互动下学习轮滑。教育+体育的联合,足以制造很大想象空间。同教育培训类似,体育培训也有清晰的商业模式、优质的现金流、庞大的潜在消费人群和较低的从业门槛。那么,“体育新东方”,未来会有吗?

毫无疑问,都需要吸引学员,体育培训在获取客户上易与教育机构实现融合。万国体育CEO张涛认为,体育和文化课培训之间既有共通,也有差别,差别更大。“由于升学的现实问题,教育培训偏‘刚需’,易标准化,无论英语、语文都可以培训,也有很多可行的模式,比如线上进行。而体育天然需要线下的场地和器材,互动性也更强,项目之间差别巨大,足球、篮球、乒乓球、游泳,一个项目的培训就是一个单独的产业。”

同文化课相比,体育培训“刚需”小,家长未必愿意持续付出时间和金钱,续费率低的问题也是目前所有素质教育培训的痛点。同时,还处在发育阶段的体育培训业也存在着鱼龙混杂、标准和监管缺失、恶性竞争等现象。大部分培训机构是在近几年体育产业热潮中成长起来的,不具备规模化、规范化的能力。

2017年7月27日,少年学员在杭州陈经纶体校游泳馆进行训练。张涛表示,青少年体育培训目前很热,但面临的困难也很多。作为强体验性的项目,体育培训的场地面积大,设施器材成本高,还要考虑场馆运营等,都是文化课培训没有的挑战。同时,人力成本也高出很多,张涛形容为“专业劳动密集型”:教育培训一个老师可以教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学生,但体育培训一对十已基本是极限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